网站首页 先锋人物 文章信息 时事政论 我要爆料 政策法规 以案说法 调研之窗 战略伙伴
生活知识 办公助手 党史视频 健康运动 非常历史 图说经典 求职指南 原创文学 荣誉单位
做为国家级媒体,我们以为党宣传为根本目的,以服务人民为根本目标,以取得宣传实效为根本宗旨。

领取获奖证书程序:获奖作者如需证书,可向网站邮箱发送请求意愿,我们将通过邮箱将获奖证书免费发送给作者本人。

凡登载文章底部有获奖提示的作者可将自己相片及个人简介发送至网站邮箱,网站将在滚动栏内进行展示和推广。

 

兰州铁路运输法院2019年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和龙市法院曝光第五期失信人员名单 

公安部发布A级通缉令,通缉20名重大涉黑涉恶在逃人员

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调研之窗 > 详细内容
交强险追偿权若干问题探析

作者:尹建刚    发表时间:〖2019-11-20〗    浏览次数:〖899806〗 

内容提要: 交强险追偿权可以类推适用至驾驶人肇事逃逸、追逐竞驶等危及公共安全的高危驾驶情形。在无证驾驶、酒驾等特殊情形下发生交通事故,且上述高危行为与事故的发生具有因果关系,若驾驶人承担事故的主要责任,基于交强险的公益性和强制性,保险公司应在交强险范围内全额赔偿受害人的损失,赔偿损失后保险人在致害人侵权责任范围内按比例追偿,余下部分由保险人承担;若驾驶人承担事故的同等责任或次要责任,保险公司在交强险范围内全额赔偿受害人的损失后,在致害人侵权责任范围内按比例追偿,余下部分向受害人追偿。

关键词: 交强险追偿权 类推适用 过失相抵 比例

一、问题的提出

近年来,我国机动车保有量持续增加,交通事故呈上升趋势,保险公司在交强险范围内向受害人履行赔偿义务后,以侵权人醉酒驾驶、无证驾驶等存在严重过错为由提起追偿权诉讼,审判实践中争议较大,导致同案不同判[①],削弱了司法的社会公信力,也损害了案件当事人的合法权益,亟待规范。例如,甲醉酒驾驶机动车与乙驾驶的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甲承担主要责任,乙承担次要责任。保险公司在交强险范围内承担责任时是否适用过失相抵原则?即能否按驾驶人或被保险人的过错程度承担赔偿责任,保险公司全额赔偿后是否也要进行全额追偿?《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的规定,醉酒、毒驾、无证驾驶、被保险机动车被盗抢期间肇事的,被保险人或驾驶人故意制造交通事故的,以上情形保险公司在赔偿范围内可以向侵权人主张交强险追偿权。除了上述情形外,能不能以举轻明重的法律推理对驾驶人肇事逃逸、追逐竞驶等危及公共安全的情形行使追偿权?

二、立法现状及反思

以时间为轴线,相关法律包括行政法规、规章、司法解释、合同条款等沿革大致如下:2006年7月1日起施行的《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以下简称交强险条例)确立了交强险追偿权制度,该法第二十二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保险公司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垫付抢救费用,并有权向致害人追偿:(一)驾驶人未取得驾驶资格或者醉酒的;(二)被保险机动车被盗抢期间肇事的;(三)被保险人故意制造道路交通事故的。有前款所列情形之一,发生道路交通事故的,造成受害人的财产损失,保险公司不承担赔偿责任。同年,中国保险行业协会制定了中保协条款〔2006〕1号《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款》(以下简称交强险合同条款),该合同第九条规定:被保险机动车在本条(一)至(四)之一的情形下发生交通事故,造成受害人受伤需要抢救的,保险人在接到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的书面通知和医疗机构出具的抢救费用清单后,按照国务院卫生主管部门组织制定的交通事故人员创伤临床诊疗指南和国家基本医疗保险标准进行核实。对于符合规定的抢救费用,保险人在医疗费用赔偿限额内垫付。被保险人在交通事故中无责任的,保险人在无责任医疗费用赔偿限额内垫付。对于其他损失和费用,保险人不负责垫付和赔偿。(一)驾驶人未取得驾驶资格的;(二)驾驶人醉酒的;(三)被保险机动车被盗抢期间肇事的;(四)被保险人故意制造交通事故的。对于垫付的抢救费用,保险人有权向致害人追偿。2010年7月1日起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以下简称侵权责任法)第五十二条规定:盗窃、抢劫或者抢夺的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的,由盗窃人、抢劫人或者抢夺人承担赔偿责任。保险公司在机动车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垫付抢救费用的,有权向交通事故责任人追偿。上述规定的模糊与不一致在审判实践中引发了争议,垫付的仅仅是抢救费用,是否还包括其他人身损失费用?垫付时需考量被保险人在交通事故中有无责任的,那能否进一步评判被保险人与被侵权人过错程度,并按被保险人的过错程度承担赔偿责任?侵权责任法第四十八条规定: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的,依照道路交通安全法的有关规定承担赔偿责任。关于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的侵权责任,《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规定: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不足的部分,按照下列规定承担赔偿责任:1.机动车之间发生交通事故的,由有过错的一方承担赔偿责任;双方都有过错的,按照各自过错的比例分担责任。2.机动车与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之间发生交通事故,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没有过错的,由机动车一方承担赔偿责任;有证据证明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有过错的,根据过错程度适当减轻机动车一方的赔偿责任;机动车一方没有过错的,承担不超过10%的赔偿责任。交通事故的损失是由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故意碰撞机动车造成的,机动车一方不承担赔偿责任。依据此规则,保险公司的责任基础是什么?是合同责任还是法定责任?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以下简称保险法)第六十五条的规定,责任保险是指以被保险人对第三者依法应负的赔偿责任为保险标的的保险。因此,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对第三者应负的责任似乎是合同责任,也就意味着保险人根据被保险人的责任大小进行相应的赔偿,但是根据交强险条例第一条规定,交强险的目的是为了保障机动车道路交通事故受害人依法得到赔偿,促进道路交通安全,如果保险人进行相应的赔偿时考量被保险人的责任大小,也就无法及时填补受害人的损失,与交强险的立法目的相悖,所以交强险对第三人赔偿责任是一种法定责任。然而,在被保险人存在醉驾等严重过错情形下,保险人实际赔偿后不考量被保险人的过错程度而进行全额追偿也显失公平。自2012年12月21日起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司法解释)第十八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导致第三人人身损害,当事人请求保险公司在交强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人民法院应予支持:(一)驾驶人未取得驾驶资格或者未取得相应驾驶资格的;(二)醉酒、服用国家管制的精神药品或者麻醉药品后驾驶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的;(三)驾驶人故意制造交通事故的。保险公司在赔偿范围内向侵权人主张追偿权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追偿权的诉讼时效期间自保险公司实际赔偿之日起计算。该解释明确了即使被保险人违法驾驶等存在严重过错情况下,保险人应在交强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不仅仅是垫付抢救费用),并赋予了保险人追偿权。可是,保险人如何进行追偿依然迷雾重重。回到前面的案例,在被保险人虽存在违法驾驶等过错,但其不是承担交通事故的全部责任,而是承担事故的主要责任或次要责任,能否按其过错程度进行追偿?同时能否也按受害方的过错程度向受害方进行追偿?另,该解释直接赋予了交通事故受害人赔偿保险金的请求权,而交强险条例第三十一条对此规定得比较隐晦。从以上立法过程可以看出交强险追偿权不断完善,同时其追偿范围也逐步扩张。

三、裁判规则的建构

(一)交强险的内涵与性质

根据交强险条例第三条的规定,交强险是指由保险公司对被保险机动车发生道路交通事故造成本车人员、被保险人以外的受害人的人身伤亡、财产损失,在责任限额内予以赔偿的强制性责任保险。交强险的目的是“保障机动车道路交通事故受害人依法得到赔偿,促进道路交通安全”,“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道路上行驶的机动车的所有人或者管理人,应当依照道路交通安全法的规定投保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 ,“国家设立道路交通事故社会救助基金”,“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实行统一的保险条款和基础保险费率。国务院保险监督管理机构按照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业务总体上不盈利不亏损的原则审批保险费率”,与商业保险相比,交强险限制保险人的缔约自由与营利空间,银保监会审批保险条款费率,设立救助基金,赋予了交通事故受害人赔偿保险金的请求权,承保商业保险除外的危险并严格限制保险人的合同解除权,将保障受害人得到及时有效的赔偿作为首要目标,交强险更类似于社会保险,其应属于特殊的社会保险。

(二)交强险追偿权的内涵、性质及运行情况

何谓交强险追偿权?根据交强险条例第二十二条和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司法解释第十八条的规定,在被保险人存在醉驾等四种严重过错的情形下,保险公司有权在赔偿范围内向侵权人追偿。与我国保险法第六十条规定的保险代位求偿权[②]有显著的差异,保险代位求偿权是指保险人享有的代位行使被保险人对造成保险标的损害负有赔偿责任的第三人求偿的权利,而交强险追偿权是向存在醉驾等四种严重过错的被保险人进行追偿的权利。基于交强险的社会公益性和强制性,保险公司在交强险范围内似乎不应享有追偿权。然而,赋予保险人交强险追偿权是国际上普遍采用的做法。如:日本、德国、台湾等国家和地区均在强制保险中规定追偿权[③]。原因何在,交强险属于社会保险,其目的是及时填补受害人的损失和促进道路交通安全,交强险对第三人赔偿责任是一种法定责任,赔偿时无需考虑被保险人(加害人)及第三人的过错,这无疑是有利于受害人的保护。但责任也是一把双刃剑,严苛的责任必然导致行业成本高昂,压缩发展空间。一方面,没有很好地兼顾投保人以及社会公众的利益,有失公平之虞。另一方面,基于弱者保护目的而设置“质量”更好的条款也会导致价格的提升从而可能使法律意欲保护的弱势对象遭受反向歧视。如对房租的规制可能加剧房屋的短缺或租金的上涨从而造成穷人租不起房子,而对雇佣合同的规制可能导致雇主不愿意雇佣女工等[④]。特别是面对突发的道路交通事故以及不确定性的赔付,风险凸显。于是,交强险追偿权、“奖优罚劣”的费率浮动机制、分项责任限额等应运而生。那实际运行效果如何呢?由交强险条款所确认的相互之间不打通的分项限额以及差异巨大的有责限额和无责限额的规定常常无法满足受害人医疗支出的基本保障以及被保险人进行损害转移的需求[⑤],而我国的交强险市场一直难以解决的矛盾就是一方面社会大众对交强险“保费高,赔付低”的现状极端不满,另一方面保险公司经营的交强险却在持续亏损[⑥]。由于保险合同缔约双方在地位和专业知识上的不对称,我国的保险法等法律赋予了法院对保险格式条款效力进行审查的权力,因而如何行使交强险追偿权等问题也就成了“法官法”的沃土,面对司法裁判的随意性和不可预期性,人民群众同样反应强烈。

(三)交强险追偿权的适用

为应对以上问题,以交强险制度的设立目的为切入点进行法律解释,以期构建可预期、可检验、可理解的裁判规则。如前所述,交强险的立法目的是及时填补受害人的损失,同时兼顾投保人、保险人及社会公众的利益,体现公平性原则。回到前文提出的问题,除了醉驾等四种情形外,能不能对驾驶人肇事逃逸、追逐竞驶等危及公共安全的情形行使交强险追偿权?答案是肯定的。肇事逃逸可能造成受害人因不能及时得到救治而增加后续的医疗费用,也会引发当事人严重伤残或死亡的恶性事件,所以赋予保险人追偿权,由致害人承担终局责任,惩罚恶意肇事行为,从而通过此等合理地途径减轻投保人和保险人被加重的负担,最终增进大众的福祉。同样,追逐竞驶等危及公共安全的驾驶行为跟醉驾等四种情形引发交通事故的危险是一样的,都会加大保险事故发生的概率。同时,禁止保险公司对上述高危行为行使追偿权,致使存在严重过错的驾驶人造成的损害转嫁于他人,从而诱发道德风险。因此,交强险追偿权可以类推适用至驾驶人肇事逃逸、追逐竞驶等危及公共安全的情形。

在无证驾驶、醉驾等特殊情形下发生交通事故,且上述高危行为与事故的发生具有因果关系,驾驶人承担事故的主要责任,基于交强险的赔偿责任是一种法定责任,保险公司在交强险范围内应全额赔偿受害人的损失,而不能主张过失相抵减轻赔偿责任。那保险公司全额赔偿后如何追偿?是在致害人侵权责任范围内按比例追偿,还是全额追偿?在审判实践中有相当一部分判例支持全额追偿[⑦]。在考量追偿权范围时,全额追偿与被保险人(致害人)的侵权责任脱钩,加重了被保险人的责任,显失公平,应在致害人侵权责任范围内按比例追偿[⑧]。那么余下的部分能否向受害人追偿呢?关于这个问题,交强险条例第二十二条和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司法解释第十八条规定得比较暧昧,交强险条例规定向致害人追偿,而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司法解释规定的是向侵权人主张追偿权,上述规定似乎是在任何情况下只能向致害人行使追偿权,而不能向受害人追偿。其实不然,受害人对交通事故的发生存在过错的情况下,他就不仅仅是单纯的受害人了,他也是另一种意义上的致害人。这时我们就需要考量受害人过错的程度,并与致害人恶意肇事行为引发交通事故的风险进行比较,若前者引发的风险小于后者,则不能向受害人进行追偿,因为此类风险属于投保人投保的风险,该类风险由保险人承担。保险人是汇聚投保人的保费对小概率事故进行赔偿,理应分散社会风险和承担社会救助责任。反过来,受害人的过错行为引发交通事故的风险大于无证驾驶、醉驾等特殊情形下引发交通事故的风险,则应向受害人进行追偿,因为此类高危行为,受害人主观恶性极重,属于行使追偿权的风险,即除外风险。既然属于除外风险,保险人就无需承担保险责任,但是为了避免致害人赔偿能力不足,确保交通事故受害人能得到及时有效的救治,由保险人赔偿受害人的损失具有合理性和正当性,同时应赋予保险人追偿权以平衡各方利益关系。

综上,交强险追偿权可以类推适用至驾驶人肇事逃逸、追逐竞驶等危及公共安全的高危驾驶情形。在无证驾驶、醉驾等特殊情形下发生交通事故,且上述高危行为与事故的发生具有因果关系,若驾驶人承担事故的主要责任,保险公司在交强险范围内全额赔偿受害人的损失后,在致害人侵权责任范围内按比例追偿,余下部分由保险人承担;若驾驶人承担事故的同等责任或次要责任,保险公司在交强险范围内全额赔偿受害人的损失后,在致害人侵权责任范围内按比例追偿,余下部分向向受害人追偿。


[①] 参见江苏(2013)苏中商再提字第0002号、江苏(2015)淮中民终字第02049号、江苏(2016)苏民再343号、江苏(2017)苏06民终1857号、广东(2019)粤0606民初1584号、湖南(2019)湘0923民初985号等民事判决书。

[②] 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课题组:“保险代位求偿权纠纷案件的法律适用问题研究”,载《法律适用》2011年第5期。

[③] 日本机动车损害赔偿保障法第16条第4项规定:因要保人或被保险人之恶意行为所致之损失,保险人已依第一项规定为给付者,得向政府请求补偿其给付之金额,第76条第2项规定:若因要保人或被保险人之恶意行为所致之损失,政府于赔付受害人后,可向要保人或被保险人代为求偿;德国保险合同法关于强制责任保险的特别规定第117条第1款规定:在要保人恶意肇事时,保险人仍应对第三人给付,此条第5款规定:保险人依据第1款至第4款向第三人给付者,第三人对要保人之债权移转予保险人;台湾强制汽车责任保险法第27条规定:被保险汽车发生汽车交通事故时,加害人有下列情事之一者,保险人仍应依本法规定给付保险金,但得在给付金额范围内,向加害人求偿:一酒醉或吸食毒品、迷幻药而驾车者。二从事犯罪行为或逃避合法拘捕者。三自杀或故意行为所致者。四违反道路交通管理处罚条例第二十一条之规定而驾车者。五未经被保险人允许而驾车者。

[④] 关于该问题的详细论述,参见[德]海因·克茨:《欧洲合同法》(上卷),周忠海、李居迁、宫立云译,法律出版社2001年版,第183-188页;[英]P.S.阿狄亚:《合同法导论》,赵旭东、何帅领等译,法律出版社2002年版,第29-30页。

[⑤] 张爱云:《交强险在司法实践中的困境及破解——以交强险赔偿限额为视角》,载《人民司法》2012年第17期,第4、5页;刘锐:《交强险制度的解释适用与立法完善》,载《保险研究》2012年第8期,第71页。

[⑥] 保险公司经营交强险亏损的报道可参见李画:《交强险7年半累积承保亏损443亿元》,载《中国保险报》2014年10月27日第001版;陈婷婷:《交强险承保超六成亏损,险企为何不弃不离》,载《上海证券报》2018年11月27日第004版。

[⑦] 参见浙江(2018)浙0109民初8006号、广东(2019)粤5302民初24号、湖南(2019)湘0528民初470号等民事判决书。

[⑧] 谷昔伟:《无证驾驶等特殊情形下交强险追偿权之定位——基于交强险条例第二十二条的评析》载《人民司法》2015年第19期,第82-86页。

投稿邮箱:【 zhongguo_xianfeng@163.com 】

返回顶部

相关文章
交强险追偿权若干问题探析
患者家属未申请尸检导致无法确定医疗行为与..
三份离婚判决书中的裁判主文瑕疵分析
鹤庆县法院刘剑军院长调研大营村扶贫工作并..
报警岗亭
Copyright © 2007-2014 www.zgxianfeng.org,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违者必究 © 2007-2014  中国先锋网络平台
联系地址:中国北京    邮政编码:100000  投稿邮箱:zhongguo_xianfeng@163.com  未经许可,禁止非法转载使用
报警岗亭